2016年8月5日 星期五

2016 2017 左永安顧問 1.別把「失敗」歸咎他人2.別對過去的「失敗」耿耿於懷3.別對未來的「失敗」提心吊膽

 黑川伊保子
失敗是為讓腦認知出無用迴路的訓練
經歷失敗的當天晚上,腦會提升失敗時所使用的相關迴路的臨界值
(引起生體反應的最低刺激量),讓信號難以進入相關迴路。
這正是唯一可以取得明日的直覺力、創意發想能力、掌握要領的能力之方法。
好不容易經歷切身之痛換來的失敗迴路,必須確實經大腦消化處理。
要增強大腦處理的效果,須遵守三件事─
1.別把「失敗」歸咎他人
就算100%是他人造成的失敗,也要因為自己未能預防失敗的發生,而好好自我反省,把對他人的憤怒轉化成自己的心痛。
如果歸咎於他人,腦就不知道這是失敗體驗,無法更新迴路。明明就經歷了切身之痛,結果腦卻不能因此進化,不是太可惜嗎?
比方說,明明自己下了正確的訂單,卻送來錯誤的商品。請試著朝不同的方向思考,「這是類似型號的商品。如果下單時我有提醒對方就好了」,或是「如果我避開旺季下單就好了,明明也沒有那麼急」等。
會朝著不同方向去想的人,即使是他人的失敗,也要化為自己的經驗寫入腦中,以後就可以避免重蹈別人覆轍,自然可減少日常生活犯錯的機率。這還不是這麼做的唯一好處,也可受到周圍的人尊敬。
工作並不是把自己責任範圍內的事情做好就好,還要確實傳達給下一棒,最終做出正確的結果,才算完成任務。所謂老手,是知道個中差異的人。
從年輕時,就有為他人著想的言行舉止,自然就會被周圍的人認為是「能綜觀大局的人」,走上領袖的道路。把他人的失敗當成自己的痛處,這種資質正是做為領袖的條件之一。
2.別對過去的「失敗」耿耿於懷
對於過去的失敗,更不應該經常反芻,難以釋懷。因為這種行為可能會接回好不容易才切開的失敗迴路。
比方說練習打高爾夫球,有些人一開始會先反省,「上次是因為這樣而失敗的,所以這次不要重蹈覆轍」。只有不會進步的球員才會做這種事。重新喚醒回憶會讓失敗時的信號再次流入腦神經迴路。即使在反省的最後加上「這樣做不行」的否定句,也來不及了。好不容易才「讓大腦遺忘」的失敗迴路,因為這種行為又還魂了。
所有的訓練都不可以由反省開始。如果每次舉行商品開發會議,都先反省之前的失敗,這種公司無法成長茁壯。
更別說老是對失敗耿耿於懷、經常反芻的人,真的很危險。因為這種人會不斷活化失敗迴路,導致自己的腦不論多麼努力要在睡眠中切斷失敗迴路,也不過是事倍功半。陷入失敗的惡性循環。
所以年輕人千萬不要養成失敗的習慣。經驗不足時,一次失敗經驗就足以帶給腦部極大刺激。可是如果經常失敗,腦也會習慣成自然,認定這是「稀鬆平常的經驗」,把這種經驗建構成堅不可摧的經驗知識迴路。然後有一天,你就會變成「失敗的專家」。
歌舞伎業界會讓演員的子女在2、3歲時首度登台。長輩們事前會去向所有關係人士打招呼請託,邀請大金主於表演當天蒞臨現場,坐在花道兩旁的觀眾席,守護這些小演員。歌舞伎業界名門的幼童只要走上舞台,說幾句台詞,會場就會洋溢著幸福不已的感嘆聲。「舞台是讓我滿足,光鮮亮麗的地方」,這種印象會深深刻畫在小演員的腦海。
據說要打造舞台上的明日之星,小時候首度登台留下的幸福記憶非常重要。就腦科學的角度來看,這也是非常合乎邏輯的做法。
如果你已經踏入一決勝負的社會,而且現在的做法,在一開始時並未得到「幸福的烙印」,一而再失敗,建議你還是打掉重練。
只要給人類的腦一段適當的時間間隔,重新選定方法論與道具,就可以重設大腦,從頭再來。首度登台可以降低標準,在自己可以獲勝的地方,得到獲勝的經驗。或者是投入高難度的作戰,將勝負置之度外,讓自己充分享受參與其中的滿足感。
重點是不要讓大腦有「失敗」的感覺。只要讓自己身處在獲勝的情境,或者充滿成就感的情境中即可。
讓自己養成負面思考的習慣,是一項罪過。負面思考會帶來心靈上的負面影響,讓身旁的人心情沉重,還會讓自己的腦神經迴路品質嚴重低落。
指導者不能放著負面思考的年輕人不管,而是應該教育這些年輕人「儘量失敗不用怕。失敗了就要深切反省。但不需要耿耿於懷一直掛在心上」。
從小到大就是「好孩子」、「好人」的人,比賽獲勝受人稱讚,也常習慣說「這裡做得不好」。大家可能會覺得獲勝後還知道反省,這種態度很棒,可是其實這也是必須注意的一點。如果反省是感言是「我那裡失敗了」,這樣就不好了。
3.別對未來的「失敗」提心吊膽
這種行為只會建立還沒產生的失敗迴路。在挑戰事物前,如果習慣負面思考,總先想著「如果○○就完了」、「一定會被上司反對」,「不知道別人會怎麼說我」的人,最好立刻停止這種習慣。
明明還沒失敗,倒先假設會失敗,先建立起失敗的迴路,然後深信「自己提出的企畫案一定會失敗」。負面思考會讓腦神經迴路建立失敗和挫折的習慣。
這麼一來,就無法再增加成功體驗,也看不清事實的本質。不論幾歲,都只敢說些不痛不癢的話。即使已經邁入50大關,還只叨唸「公司裡沒有我的伯樂」。這種生活方式,完全和英雄反其道而行。
關鍵就在於挑戰前絕對不要想著不會成功,或羅織不會成功的理由─其?的一點兒也不困難。換個角度來看,一個小小的壞習慣就會埋沒一個人,所以大家一定要小心。
(本文摘自時報出版
《英雄之書:觸動日本成千上萬年輕人,改變自我的人生開創法則》)
(工商時報)

2016 2017 左永安顧問 EMBA PMP TTQS 共通核心職能 任何系統都包括要素、連結和功能三要件,具有反饋迥路、適應性、動態性、目的性、層次性、時間延遲等特性,且可以自我組織、保護和演進,衍生全新的系統。能夠解決問題的系統應能同時達成個體和系統的總體目標。

 洪瑞浩 工商時報
面對周遭每天發生的大小問題,常常只見頭痛醫頭的治標辦法,歸根究底都是因為當事人不懂系統思考,不知道如何運用多元系統觀點發現問題的根本原因,找出更多可能性,把握機會、運用槓桿點來解決複雜多變的問題。
任何系統都包括
能夠解決問題的系統應能同時達成個體和系統的總體目標。
然而,我們面對的世界是普遍連結、相互影響的複雜動態系統,
常和期待的有所差異,所以不只要看短期事件,
更要觀察系統的歷史狀況和長期行為趨勢,考慮各種限制性因素,
包括非線性關係、時間延遲及界定邊界,
避免依據個人利益和資訊決策的有限理性,
而是要提升對複雜性的理解、尊重和利用能力,
避免不恰當的設定系統目標或指標,
錯誤設計或採行會侵蝕原本系統調適能力的不正確干預。
例如少子化,已是影響台灣社會的重大趨勢,要想提高人口出生率,
政府單是提升出生補助和幼兒津貼等治標措施,效果有限,
重點是了解年輕人為什麼不想結婚、生小孩,設法從整體社會的觀點,
解決父母經濟壓力、資源時間或安全感等限制,
從提升環境、教育和保健投資著手,
兼顧父母需求和整體系統長期福利和總體目標,才有可能奏效。
系統思想家Donella Meadows舉出可能改變系統結構,
產生更多期望結果的槓桿點,包括
Donella Meadows主張:系統思考雖不能讓人們完全掌控環境,
但可以
協助預料各種可能意外,從中學習系統智慧;
尊重並分享資訊,靈活的依據系統的狀態調整決策,
設法追求整體利益,讓系統各參與者承擔責任
關注目標;堅持道德和善的標準,必要時設法設計和重構系統,與系統共存。
面對動態世界,可以運用系統動力學的觀念,
蒐集資訊、持續學習並強化對複雜環境之了解與掌握,
從整體系統觀點思考影響經營的複雜因素,必要時藉著模擬,
了解可能對策的後果與副作用,作為設計或調整決策的根據,
並需依據系統思考訂定的決策,不斷依回饋資訊檢討與調整。
最近發生的遊覽車火燒意外,
原因很可能在於不當改裝或旅遊業管理制度不完善。
從系統的觀點分析,整車進口關稅高於零組件進口稅率,
雖然有助推動國內整車組裝業發展,
但拼裝車的品質稽核與整車系統可靠性與安全性是否能嚴格監控,
需要詳加檢討;車上安全宣導是否足夠,
大客車司機的應變能力與安全警覺訓練是否充分,
都是旅遊業管理系統運作重點。
解決之道在於政府和業者虛心檢討,從系統思考學習,
改善管理制度的缺失、提高合法業者的激勵和對不良業者的罰則,
且各方開誠佈公訂定整體目標,分享安全資訊,
讓業者自律、承擔更多責任,多分析模擬可能的事故以強化駕駛員平常訓練,
未來可有實質突破,再創旅遊業榮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