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12日 星期日

一般而言,同一事件之判斷,基本上是依「當事人之同一性」及「訴訟標的之 同一性」作為判斷基準。我國通說及實務,除當事人、訴訟標的外,並認為「(原 告之)聲明(應受判決事項之聲明、訴之聲明)」(民訴第 244 條第 1 項第 3 款)亦為判斷基準之一,三者合稱「訴之三要素」,並「若此三者有一不同, 即不得謂為同一事件」(19 上 278 判例、26 渝上 368 判例)。

不過,由於「聲明」,即請求法院就原告所主張之訴訟標的及其原因事實, 為如何判決之內容及其範圍,應表明被告就為訴訟標的之法律關係或權利關係 等,所求判決之種類及其範圍,簡稱原告之「訴之聲明」,本可包含在依「當事 人之同一性」及「訴訟標的之同一性」作為判斷基準之內;稱「同一性」,指性 質上(實質上)同一,非指外觀上(形式上)同一。因此,即使訴之三要素外 觀上有一不同,但性質上可以解為同一時,仍屬同一事件;即使外觀上訴之三 要素相同,亦未必係同一事件。

依上述原則,易混淆而應注意者如下: 1 法院為判決,固須本於當事人之聲明,若當事人所為聲明僅用語錯誤,法 院仍應類推適用民法第 98 條,探求當事人真意,本於其聲明之真意,而予 勝訴之判決(35 院 2775 解釋、 3 7 上 7696 判例、37 上 7691 判例、37 上 7832 判例、38 穗上 103 判例、43 台上 607 判例)。

故原告所為聲明僅 用語錯誤,再就正確用語重行起訴,亦屬重複起訴;反之,亦同。

2 甲先後對乙,依消費借貸返還請求權,請求返還消費借貸款項,聲明「被 告應給付 10 萬元」,原因事實前者為「乙於 93 年 10 月向甲借款 10 萬元, 約定 94 年 10 月返還」,後者則為「乙於 94 年 10 月向甲借款 10 萬元,約 定 95 年 3 月返還」,外觀上易誤為訴之三要素相同,惟因原因事實不同, 乃個別之消費借貸返還請求權,訴訟標的即屬不同,自非同一事件。 
反訴 反訴,乃被告(反訴原告)於本訴繫屬中,利用該訴訟程序,就與本訴相 牽連之標的,對原告(反訴被告)所提起之訴訟。

反訴之要件,除一般訴訟之要件外,尚須具備:1.本訴於訴訟繫屬中,並 於事實審言詞辯論終結前提起(民訴第 259 條),2.反訴請求與本訴請求,得利 用同種之訴訟程序審理(民訴第 260 條第 2 項),3.反訴請求未違反專屬管轄規 定(民訴第 260 條第 1 項),4.反訴之標的,與本訴之標的請求相牽連,或對本 訴之標的之防禦方法相牽連(民訴第 260 條第 1 項)。 須加說明者,上開反訴與本訴相牽連要件之規定之法文,為「反訴之標的, 如……與本訴之標的及其防禦方法不相牽連者,不得提起」,解讀上有歧異。 如以「反訴之標的與本訴之標的相牽連者」及「反訴之標的與本訴之請求之防 禦方法相牽連者」為外延,可解讀為「反訴之標的,如『與本訴之標的及其防 禦方法不相牽連者』,不得提起」,故須「與本訴請求『及』其防禦方法相牽 連」,始得提起;如以「反訴之標的,與本訴之標的相牽連,或與本訴之防禦方 法相牽連」及「反訴之標的,與本訴之請求及其防禦方法,不相牽連」為外延, 則可解讀為「反訴之標的,如『與本訴之標的及其防禦方法不相牽連者』,不 得提起」,故「與本訴請求『或』其防禦方法相牽連」,均得提起。後者,如將 法文之「及」字,易以「或」字,可得同一解釋,且不致分歧。考民訴法第260 條第1項之「及」字,乃在繼受德國、日本民訴法時,「或」字之誤譯,故以後 者為是,實務見解亦同結論(41台上738判例全文、91台抗440裁定)。


「系爭標的」與「系爭標的物」之不同在於,系爭標的,非如訴訟標的是 權利主張,而是指系爭之特定的對象,例如,遷讓房屋訴訟之「房屋」,確認土 地所有權存在訴訟之「土地」,即是。系爭標的未必為「物」,亦有可能為「權 利」,前者,習稱「系爭標的物」,後者,習稱「系爭權利」。  劃定(特定)訴訟標的之必要性  防止突襲性之裁判 既然訴訟標的是法院之審判對象,在訴訟之初,即須就訴訟標的為具體的 提示。只有明確地劃定訴訟標的,兩造當事人才能預知法院判決之對象,知道 作如何的攻擊、防禦,始為適當,並可防止突襲性裁判之危險。此點對被告而 言,更顯得重要。  訴訟標的同一性判斷之前提 劃定訴訟標的,可以判斷此訴訟之訴訟標的與他訴訟之訴訟標的,是否同 一。訴訟標的同一與否,乃是否符合訴之客觀的合併(民訴第 248 條)、是否重 複起訴(同一事件)(民訴第 249 條第 1 項第 7 款)、是否屬訴之變更(民訴第 255 條)、是否為既判力之客觀範圍效力所及(民訴第 400 條)等決定性之重要 基準。甚至有以為上開問題,訴訟標的物是否同一之判斷,乃惟一的基準,惟 此種說法,是將訴訟標的概念,作彈性的解決,或無錯誤,惟對初學民訴法者, 理解上有其困難。因此,仍依通常的說法,即:訴訟標的乃上開諸問題之前提 (或出發點)。 一般稱同一事件,指先後起訴之兩訴中,違反重複起訴禁止原則即一事不 再理原則之訴。民訴法設重複起訴禁止制度之目的,在於訴訟經濟(Ö本章參 一)、避免裁判矛盾、避免被告應訴之煩。依民訴法第 249 條第 1 項第 7 款規 定,應以裁定駁回原告之訴,包括已繫屬於不同審判權之法院之同一事件(違 背民訴第 31 條之 1 第 2 項)、已訴訟繫屬於民事法院之同一事件(違背民訴第 253 條)、本案經終局判決後撤回,復又提起之同一事件(違背民訴第 263 條 第 2 項)、既判力遮斷效之同一事件(其訴訟標的為確定判決之效力所及者, 民訴第 400 條、第 401 條、第 380 條第 1 項、第 416 條第 1 項,既判力Ö第 8 章壹二)。於本案終局判決後將訴撤回後復提起之同一事件(違背民訴第 263 條第 2 項),後者係為防止訴權濫用之規定(或謂濫用撤回之制裁),故雖前 訴因撤回而視同未起訴(民訴第 263 條第 1 項前段),仍作如同既判力遮斷之 同一事件般之處理。重複起訴之禁止,就訴訟繫屬之同一事件與既判力遮斷之 同一事件兩者,有加以區別並理解之必要;要言之:訴訟繫屬之同一事件,乃 對仍在訴訟繫屬中之前訴,重複起訴;既判力遮斷效之同一事件,乃因有已經 本案判決確定即生既判力,仍在訴訟繫屬中之同一事件,未必係在「前訴」判決確定後提起之訴訟(圖 3-11 參照)。初學者於意識中常易陷入起訴時點之前、 後之錯誤,誤以為「重複」起訴即一事不「再」理原則,恆指起訴時點在後之 「後訴」為重複起訴、違反一事不再理原則,實係誤會,宜注意之。

訴訟審理階段:採取一分肢說。在同一事件是否以繫屬於法院,是 否構成重複起訴禁止;


及是否為訴之變更追加之判斷,應以較為擴 張之訴訟標的概念,

使同一原告與被告間盡量利用同一訴訟程序以 同時解決當事人之紛爭,故採取一分肢說。

即以其聲明是否同一, 認定是否屬於同一訴訟標的。

 判決確定後之階段:採取二分肢說。同一原告與同一被告間之爭議 事項經審理判決確定後,就是否為既判力範圍所及,應採二分肢說。 就未經當事人主張,法院亦未審理判斷之不同原因事實,應不受既 判力之效力所及,當事人仍得更行起訴主張。

 浮動的訴訟標的理論184:我國學者尚有採取不統一認定訴訟標的見解 之「浮動的訴訟標的理論」。基本上認同訴訟標的相對論,惟進一步 認:訴訟標的之劃定作業,應由兩造當事人經由其在訴訟程序中所為 之訴訟行為,輔以審判長闡明權之適當行使,共同決定本案訴訟標的 之基準及範圍。

此外,並認:訴訟標的於「起訴」、「訴訟進行」、 「判決」中並非一固定範圍,而係隨著訴訟程序之進行而改變。 起訴時:依原告之處分。依循訴訟標的相對論,原告得自行決定提 示請求法院審判之對象,並擇定訴訟標的之劃定基準,可以「實體 法上之請求權」、「法律上受給付之地位」或「整個紛爭事實」作 為其起訴請求之訴訟標的對象。 訴訟程序進行中:訴訟標的會因以下因素而變動。

 被告之訴訟行為:法院實質審理之對象,會隨著被告所提出防禦 之事由及方法而變動,因此訴訟標的之範圍亦因而發生改變。如 原告最初以「票款請求權」作為訴訟標的之範圍,在被告積極地 提出原因債權以抗辯根本無借款債務存在時,法院審理之對象已 因被告之抗辯由票據債權轉化為借款原因債權之情形下,自應認 原因債權之存否亦成為訴訟標的之範圍,而使原因債權之存否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