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27日 星期一

女性接任執行長 通用汽車創舉
2013年12月11日 18:29
芭拉是第二代通用人,圖片來源:GM
芭拉是第二代通用人,圖片來源:GM
美國汽車業鉅子通用汽車(GM)10日宣布,現任董事長兼執行長艾克森決定提前退休,執行長遺缺將由掌管產品開發、採購與供應鏈的執行副總裁芭拉(Mary Barra),人事案2014年1月15日生效。這項任命乃業界創舉,汽車業過去不乏女性出掌行銷、設計與工程部門,但從未有女性出任執行長。
艾克森盛讚芭拉經驗豐富寬廣,認為她的管理與人際處理能力優異,對GM運作的認識也少有人能及。艾克森說:「對於公司未來發展方向,這位執行長懷抱遠見。芭拉是我看過最有天分的高層領導人之一,她能脫穎而出,獲董事會一致通過,並非性別或政治正確考量,而是她的才幹。」
*第二代通用人
12月24日滿52歲的芭拉,父親是通用退休的模具師傅,她18歲就以建教合作學生身分,到GM工程部實習,從基層工作幹起。通用後來資助她取得史丹福大學商業管理碩士,工程與企管雙重背景也讓她很快獲得賞識。
1990年代末期開始,芭拉便是公司重點栽培人才,前幾任執行長的通用資歷都不如她。2011年芭拉接管GM最大最複雜的部門──產品開發與供應鏈管理,負責設計、工程與品質。其中產品開發部門在GM宣告破產前許多年,便長期處於混亂狀態,但芭拉整頓成果有目共睹。
雖然是老通用人,芭拉並未被歸類為「搞壞公司那批人」,通用合作多年的華爾街投資人說:「她是『舊通用』最優秀的人,就競爭的角度來看,她想法也很現代。」芭拉身邊親近的人則形容:「就算承受巨大壓力,她始終能保持冷靜,她能把事情想清楚,她說話我會傾聽。」
另一名友人稱:「有些人新官上任上任大刀闊斧,不管下面人死活,芭拉不會,就算得裁掉某人,對方也會擁抱感謝她。她常說帶人要帶心,她是個很懂得激勵的領導人。」
*上任後挑戰
11月才被《財星》雜誌評選為汽車業10大最具影響力女性第一名的芭拉,上任後面對挑戰包括整頓GM營運成本、南美與印度市場的擴張、生產更多適合不同市場的車款(如小型車款Chevrolet Cruze),才能幫助好不容易爬出谷底的GM,再創新高峰。

歐洲汽車業鉅子德國福斯(Volkswagen AG)近來上演經營權大戰,現任董事長、也是福斯及保時捷的創辦人費迪南.保時捷(Ferdinand Porsche)的外孫費迪南.皮耶(Ferdinand Piëch)25日宣佈請辭,德國發行量最大的《畫報》(Bild)以「(執行長)文特寇恩勝出」下標,點明費迪南確實是這場梭哈的輸家,路透則稱皮耶落敗「代表了福斯一個時代的終結」。

作者: 李忠謙 | 風傳媒 – 2015年4月26日 

歐洲汽車業鉅子德國福斯(Volkswagen AG)近來上演經營權大戰,現任董事長、也是福斯及保時捷的創辦人費迪南.保時捷(Ferdinand Porsche)的外孫費迪南.皮耶(Ferdinand Piëch)25日宣佈請辭,德國發行量最大的《畫報》(Bild)以「(執行長)文特寇恩勝出」下標,點明費迪南確實是這場梭哈的輸家,路透則稱皮耶落敗「代表了福斯一個時代的終結」。
皮耶與文特寇恩的決裂,將帶給歐洲第一大車廠福斯什麼樣的衝擊呢?(美聯社)

系出名門 保時捷親外孫

高齡78歲的皮耶原是福斯汽車的董事長,他的外公保時捷是德國傳奇工程師,除了一手創立福斯汽車與跟自己同名的保時捷車廠,更是初代福斯金龜車(Beetle)與保時捷跑車的設計師,長期與納粹政權合作。皮耶為福斯掌舵逾20年,一度將這間德國的「國民汽車公司」(「Volkswagen」德文字面含義就是「國民車」)打造為全球汽車龍頭,前幾年時運不濟的豐田車廠也只能拱手讓座。\

不過這幾年福斯在美國市場表現不佳,皮耶月初對德國《明鏡》(Der Spiegel)雜誌點名67歲的執行長文特寇恩(Martin Winterkorn),指稱兩人關係「已變得疏遠」。一場福斯高層的內戰於是風雨欲來。

費迪南.保時捷向希特勒展示福斯的金龜車模型。戰後保時捷一度淪為「戰犯」。

遭老董點名 文特寇恩職位不保?

皮耶的這段告白正值福斯大幅削減成本與結構改組之際,皮耶老董顯然對執行長的表現不能認同。根據皮耶過去的習慣,只要他公開批評公司的領導階層,這就代表被批評者在福斯來日無多。但這個陣前換將的舉動,沒想到最終卻是「血統純正」的皮耶辭去董事長。原先要到2016年才任期屆滿的文特寇恩,上周提前在對其是否延任的表決裡跟頂頭上司直球對決。

眾叛親離 皮耶黯然辭職

皮耶原先的盤算是拔掉老臣文特寇恩,換上他親自挑選的福斯「儲君」貝恩德·皮徹斯里德(Bernd Pischetsrieder)擔任福斯執行長。但文特寇恩不但拒絕離開,在上周執委會的表決投票中,皮耶竟然還意外陷入1對5的絕對劣勢,連他的堂兄弟沃夫岡.保時捷(Wolfgang Porsche)都沒能站在他這邊,投下了反對票。這個6人小組發表聲明稱:「我們一致同意,過去數周確實讓公司的互信與成功合作蕩然無存。」

福斯近年努力壓低成本,圖為福斯在墨西哥的生產工廠。(美聯社)

路透稱福斯內部員工認為,皮耶會不惜任何代價阻止文特寇恩接班。但如今皮耶黯然辭去董事長,除了福斯的董事長身份不再,他與第二任妻子烏蘇拉(Ursula Piëch)也退出監事會。更重要的是,福斯的經營權之爭不僅只是一場茶壺裡的風暴,近年與豐田、通用(GM)爭奪全球汽車製造商龍頭的福斯,未來在經營策略與風格上可能都會發生相當程度的改變。

皮耶家族實力猶在 福斯高層還有得鬥

目前福斯董事長一直由監事會副主席胡伯(Berthold Huber)暫代,直到公司選出新董事長為止。皮耶雖然不再是福斯老董,但要說他從此淡出公司經營也不準確。因為皮耶-保時捷家族(Piech-Porsche)在福斯依舊舉足輕重,總共持有剛好過半數(51%)的投票權。而且皮耶雖然指揮不動高層換掉執行長,但這也不代表他提出的問題可以被忽略:包括福斯為何無法推出低價車輛扭轉市場劣勢。

文特寇恩介紹福斯在印度生產的Vento。(美聯社)

皮耶能在福斯集團掌權多年,靠的並不只是他的「血統純正」。他1993年接任福斯執行長時,該公司的體質與財務狀況十分糟糕,皮耶併購同業、積極縮減開支與德國車廠與生產線的工作時數,讓福斯在他擔任執行長的9年間,成為一間從省油小車到40噸大卡與頂級跑車都能生產的全球前三大車廠,公司也從10億歐元赤字變成26億歐元獲利。在2008年的保時捷併購危機中,2002年起擔任董事長的皮耶更反客為主,最終竟併購了保時捷。

今日的福斯集團是全球前10大公司,年產量超過1000萬輛,旗下擁有12個品牌,福斯與保時捷之外,還包括奧迪(Audi)、賓利(Bentley)、布卡堤(Bugatti)、杜卡迪(Ducati)、藍寶堅尼(Lamborghini)、Scania、Škoda、鈴木(Suzu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