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6日 星期六

2014 2015 左永安顧問 TTQS 共通核心職能 據Kirkpatrck)於1976年所提出的訓練成效評估模式, 對於訓練成果的評估可分為四種層次:


據Kirkpatrck)於1976年所提出的訓練成效評估模式

對於訓練成果的評估可分為四種層次:

(1) 回應(reactions)

   通常在檢視受訓者主觀上對該課程的感受,如喜歡程度、受用程度。

(2) 學習(learning)

    指受訓者對所傳達之知識、技能瞭解的程度或接受的程度。

(3) 行為(behaviors)

    評估受訓者是否將於訓練中所獲得的知識或技能,表現於日常工作中
    或化為實際的行動。

(4) 機構(organization)

   評估在經過該訓練後,其成果是否反映在機構的績效上,
   如產值的增加、錯誤的降低等。

空業界行之有年的組員資源管理(crew resource
management, CRM)即為此訓練模式的代表,
CRM訓練的基本原則主要是要讓機組人員間的溝
通與合作行為成為清楚可辨識(identifiable)、
同時具有彼此學習能力(teachable)並且可彈性
運用於高風險的環境中,另一方面,透過正式的
團隊合作行為的建立,來取代過去結合鬆散的所
謂「團隊合作」。CRM團隊訓練課程,通常會涵
蓋如何形成團隊、任務的管理、有效溝通、團隊
決策、情況掌控、與工作負荷管理等主題,同時
經過定期、反覆、與穩定的練習,達到增加團隊
效能的目的。

2014 2015 左永安顧問 EMBA TTQS 共通核心職能 團隊(team)與有效團隊工作(team work)的內涵 知識、技能與態度


團隊(team)與有效團隊工作(team work)的內涵

West與Slater明確指出團隊應具備以下之特性:

(1)具有達成共同目標的責任

(2)成員之間發生動關係以便達成工作目標

(3)成員間扮演不同的角色

(4)認同團隊的存在

根據Baker等人的研究整理,

有效的團隊其成員必須具備特定的知識、技能與態度

包括

1領導(leadership)

2支持行為(backup behavior)

3相互監督(mutual performance monitoring)

4溝通(communication)

5調適(adaptability)

6共享心智模式(shared mental models)

7彼此信任(mutual trust)

8團隊導向(team orientation)


2014 2015 左永安顧問 「must」「plus」 策略 台灣大學副校長、國企系教授湯明哲指出,專利戰是「知識與創意」的戰爭,更是場「昂貴」的戰爭。

2012-09-03
記者黃以敬/專訪
美國蘋果電腦與韓國三星為爭奪兩千多億美元的智慧型手機市場,在全球十國掀起專利大戰,台灣在內的全球手機大廠都被點名捲入戰火;台灣大學副校長、國企系教授湯明哲指出,專利戰是「知識與創意」的戰爭,更是場「昂貴」的戰爭。台灣起步慢,企業規模又都太小,「省運」選手要打「奧運」,幾乎注定未打先輸;政府須儘速出面做垂直及橫向的企業力量整合,才可能化危機為轉機,在這場專利戰中殺出一條生路,反搶蘋果商機。

專利戰比的是知識與創意

Q:美方判決三星侵犯蘋果專利,賠償金額高達三百一十五億台幣,世界大廠專利大戰儼然掀起高潮,如何看這判決及影響?
A:以前產業競爭是比誰的資本多、誰的勞工成本便宜, 但未來比的是誰較有能拿到專利的知識,是「創意」與「知識」的戰爭。
歷史上,蘋果是很愛告人的,一直是用訴訟來不遺餘力捍衛自己的智慧財產權,最先告微軟Window輸掉了,又告Motorola,當然也會告競爭對手三星、告台灣hTC。美國專利局統計,近十年核准專利被運用於侵權訴訟,每年成長最快達三十%以上。
此外,告什麼東西也很有意思, 這次連外型的圓弧形都可以告,有點像福特汽車告所有有輪子的工具,其中顯示的更是,專利登記及引發訴訟範圍越來越廣,外型設計、觸控螢幕、零件技術到平台服務,範圍越來越廣,賠償金額也越來越大,對產業殺傷力也越大。而且,這不僅是產品技術的創新戰爭,更是經營模式的創新戰爭。
大家不要以為這只是在打智慧手機的專利戰,這其實是「平台」跟「device(手機設備、輸出裝置)」的戰爭。蘋果是一個平台,它做手機主要是提供平台,把各種App服務都彙整到平台,平台上有千千萬萬人在使用、交流,影響力遠大於手機。它的競爭目標是Google、Android系統,是蘋果與Google提供服務平台的戰爭。
如果台灣只看到手機製造技術的戰爭,只注意到做手機,根本打不贏這場戰爭,更遑論下一波是更大規模的經濟戰爭,台灣根本無從打起。

各國保護主義 需有不同策略

Q:蘋果、三星在十國掀起專利訴訟,在韓國卻踢到鐵板、判三星贏,在日本也不成立,顯示各國專利制度規則大不同, 其中也涉及國家保護主義?
A:當然。專利是很專業的法律問題,但在美國卻以陪審團制度去做判決,各國法院也都難免有其國家產業保護主義的考量在其中。但要在各國做生意,就只能跟著各國的遊戲規則去玩,所以必須對各國制度法規了解,要有不同策略。也因此,政府須加速培訓各國專利法規的人才庫,例如鼓勵專精不同行業的學士後專利法課程。
這次判決,也有人在質疑 ,美國專利核發太浮濫,一九九五年Internet網路發展後,幾乎什麼東西都變成專利,一九九六至二○○五年這十年可說是美國專利浮濫核發階段,例如去年一年美國專利局就發了二十二萬多件專利,其中創新性到底如何讓人質疑。
所以有一次蘋果告Motorola,到了美國聯邦法院就被退,因為專利已經變得不是在鼓勵保護創新研發,而是變成「訴訟的子彈」,喪失專利制度的原意,因此法官拒審這種案子。
但也因為專利確已成為科技產業戰爭「殺人的工具」,引導大家努力去建「軍火庫」、拚命擴充專利數量。蘋果對專利戰的布局相當早,已有六千多件專利,但在美國還排不上前段,Google就有超過一萬七千項專利,IBM更有七萬多項專利。

鴻海急起直追 申請數量快速成長

Q:台灣hTC等許多大廠也都陷入專利戰火中?台灣高喊鼓勵研發已多年,但智財權支出卻高達一千七百多億元,無法免除「技術輸入國」命運?
A:蘋果要對付Google、Android系統的非蘋果廠商,三星當然會被告,宏達電也免不了被追殺。而在這場戰爭中,台灣對專利的佈局明顯是晚了。
不過近年還是有急起直追趨勢,鴻海算是很早注意到專利的重要,在國內外申請專利數量快速成長,去年躍居全美企業第九。智財局更調查統計,二○一○年台灣每百萬國人在美國申請專利核准數四一三件,已攀升世界第一。不過,專利數量雖加速變大,台灣具有真正高價值的關鍵技術專利,卻明顯不足。
台灣每年購買外國專利權利金的支出一直遠遠高於專利智財收入,在二○一一年更已高達五十八億美元(約一七四○億台幣),甚至有人估計五年內將高達一百億美元。而二○一一年全國專利智財收入卻只有八.三八億美元,根本無法相比。

我專利支出破千億 遠高於收入

台灣數量不少,但多是「防衛性」的專利,可是有高獲利、攻擊性的「核心技術」或重要專利嚴重不足,更是台灣須警惕的。
這也引伸另一課題,國內講要鼓勵創新、研發已經多年,大學研發論文數量也快速大增,並培育出許多具研發能力、可以解決問題的備用人力,讓人憂心的是,企業不知如何善用人才去研發真正具有高價值的關鍵性技術。

台灣企業偏小 乏資金搶專利

基本上,因為台灣公司太小了,研發經費及體系也不足,全國研發R&D費用,六成是政府在出,企業不到四成,韓國卻是倒過來,六至七成研發經費都是企業在投資,只有企業能真正把人訓練成個別企業專業所用,論文可變成真正高獲利的專利價值。
Q:台灣該如何因應這場戰爭?哪些問題須突破?
A:台灣還是須儘速加強專利佈局,短期內可以購買專利,例如柯達Kodak,有影像技術專利釋出,兩年前北方電訊倒了,大家也都拚命搶購專利。
但台灣最大問題是,大多數公司「規模太小」,政府在過去二、三十年都還是以傳統製造業觀念,去規劃產業發展政策,還是以扶植中小企業為主;諸如台積電、鴻海等較大企業有能力去研發、跟國際搶買專利,而台灣大多數企業卻根本資金與能力都不足。
美國申請一項專利就要六至十萬美元,且必須在台灣申請專利後,一年內要趕緊取得美國專利,否則可能被公開盜用;在其他國家申請專利也都要經費,及專業法律知識資源。
更有報導指出,蘋果單是與Motorola行動的專利侵權糾紛,就至少花掉三千兩百萬美元(台幣九億六千萬元),若再加上三星、宏達電等多起官司,費用肯定超過數億美元。
要打專利戰爭,只有大公司才玩得起,台灣如果只想到以發展中小企業作為主軸,在專利戰爭中一定會輸掉。中小企業只能打「省運級」比賽,但全球專利戰卻是「奧運級」競賽。政府對於扶植大企業的魄力及開放度還是不夠,過去二、三十年,雖名為鼓勵公司購併,但相關制度及規範卻不夠開放,成功案例不多。
這其中有兩種策略,一是大公司已是一種「must」、 企業戰爭必須具備規模,政府要落實推動企業購併、朝大規模發展;另方面則是小公司必須具有特色、創新能力,研究高獲利的新專利技術,這是另外「plus」加分,台灣才能守能攻。

垂直橫向整合 化危機為轉機

Q:從蘋果、三星戰爭,台灣有機會「化危機為轉機」?
A:全球專利戰是一場很難打的戰、難攀登的山頭,台灣還是必須面對、克服。短期勢必是幾個大企業要靠購買專利因應,或是花錢打訴訟爭取保障,就像鴻海花百億去買NEC專利。
長期而言,政府就要更積極去推動創新研發,尤其是要能獲得專利利潤的研發;這其中,政府是可出力推動企業的整合及合作,日本就曾經這樣做,由政府官員出面整合Toshiba、Sony等企業,組成一個大的研發團隊中心;美國半導體業者也組成過一個研發團隊。就像鴻海想聯日抗韓,政府可出面整合企業,甚至尋求跨國合作。
又如這次蘋果與三星大戰,其實蘋果也是三星重要客戶,每年上百億美元向三星購買零件,雖然三星想把手機與零件切割,但蘋果勢必會轉移產能供給鏈,所以傳出要以十億美元向台積電買產能。
這也就是台灣的另一個機會,例如蘋果的DRAM,台灣有力晶、台積電可以做,也可以做System Chip、立體封裝,台灣廠商是有能力去搶三星的單子的,只是需要政府或找人去做橫向與垂直的整合。
此外,台灣要崛起,除找出自己優勢,去做整合、延伸,也可更擴大專利佈局,例如找中國等其他還沒有完全攻略的專利處女地,台灣也必須開展更多可做生意的專利市場,對台灣廠商而言也是另一個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