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2日 星期日

文/余至浩 | 2014-10-31發表
成立於2009年的Pica 8是最早投入開放式軟體定義網路(Software Defined Networking,SDN)架構開發的SDN新創公司之一,背後主要投資者之一是臺灣廣達電腦,Pica8創辦人暨執行長廖春毅也曾是廣達高階主管,參與過Google自製OpenFlow交換器產品的研發,擁有多年SDN開發經驗。
廖春毅觀察,這2年來,SDN不再只是一種炒作的技術,而是進入了真正可以實行的階段。許多IT大廠甚至是跨業廠商的加入,隨著SDN生態系統逐漸成形,他認為,接下來未來10年網通產業將開始重新大洗牌。
接下來10年,網通產業將遭遇重新洗牌
廖春毅表示,過去外界對於SDN的定義,一開始大多停留在OpenFlow網路架構的應用,但近兩年SDN發展開始變得更加多元,除了IT大廠如思科、VMware,或Pica8與Big Switch等網通設備商投入SDN應用開發外,甚至也出現非網通的跨業SDN開發應用,例如晶片、ODM系統廠商等。
廖春毅也指出,在每一個世代改變時,就會產生新的公司把舊有公司完全取代掉,若以硬體的工作站出現為例,就是逐漸取代掉過去的主機。而從網路設備的SDN軟體來看,則是逐漸將取代掉標準化的網路硬體設備,廖春毅也說:「接下來10年,網通產業將遭遇整個重新大洗牌。」
最先出現SDN應用的產業,主要是拿來用在資料中心的基礎設施網路和電信業者身上,廖春毅也說,兩者的共通的特色都是需要處理大量的網路流量,且有不斷擴充硬體設備的迫切需求。
像是以一座Google等級的資料中心來看,大約部署了2,000臺機架式機櫃,假設每個機櫃擁有50臺伺服器,而每一臺伺服器可安裝有2顆處理器,每顆處理器則內建8顆核心,一顆核心則可執行一臺虛擬機器,這樣一座資料中心就要管理近160萬臺虛擬機器,不僅耗費人力,也花費更多成本開銷。
然而,廖春毅也指出,透過SDN技術的高度擴充性,則是提供資料中心業者打造一個更具彈性的資料中心基礎設施網路,不只是能靈活的運用在產品服務上,也可用來降低硬體投資和人力成本。
發展SDN技術得建立整個SDN生態系統
不過,廖春毅也認為,現有SDN技術仍有許多不足之處,畢竟要把一個具250億美元規模的網通產業,在一夕之間全數換掉,基本上是很難做到的事情,甚至,也不是一家或兩家公司可以做到。所以要發展SDN技術,廖春毅也表示,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建立起一個產業生態系統,在這個生態系統內,必須包含了各種不同業者的合作,包括從晶片業者、ODM系統業者,一直到作業系統業者、應用業者,以及行銷和通路業者,當將這些通通都建立起來後,才有辦法變成一個成熟的科技生態系統。
而若以現在來看,廖春毅也認為,晶片業者已經是走在發展SDN控制晶片的最前端,逐漸走向成熟的階段,至於ODM的系統業者,下一步要做的是將所有硬體通通標準化,並透過作業系統來統一這些標準化的硬體系統。
而在應用方面,廖春毅也認為,基本上,網路虛擬化(Network Virtualization)就是其中的一個應用,但要在如此龐大生態系統下,達到幾百億美元網通市場改變,絕非1~2個應用就能達成,而是要一群應用出現才有辦法做到。廖春毅也說,目前尚未看到這樣的趨勢出現。不過,他也認為,SDN產品已經到了成熟可生產的階段,只是現在仍處在一個利基市場(Niche Market)。
SDN進入主流網通市場,得再花3至4年時間
然而,廖春毅也表示,SDN最難地方在於如何進入主流網通市場,這必須得靠建立產業生態系統才有辦法達成。不過,對於SDN進入主流網通市場的時間點,他的觀察是大約還得再花3至4年的時間。
一旦SDN進入主流網通市場後,廖春毅也強調,產業變化速度將會很快,對於尚未準備好的大公司,都將會措手不及,因為這些大公司沒有辦法變化那麼快,因此就算是改用併購公司方式或重新建立技術都來不及。
廖春毅也認為,臺灣廠商如何在未來這一波SDN浪潮下,開始轉型嘗試去開發軟體應用,將是接下來能否掌握這波巨大商機的關鍵。
至於要如何開始,廖春毅也建議,第一個必須要專注,因為很多臺灣廠商習慣用錢來解決大的問題,而沒有耐心解決小問題,第二則是必須要學習跟別人互相合作,建立起合作夥伴關係,而不是只懂得競爭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