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日 星期二

企業透過專案管理,可以解決既存的問題或創造新生命,

如何讓專案計畫被完整規劃和正確無誤展開,又能保持靈活彈性,

知道或確認專案是為誰(為何)的首要任務。

目的清楚了,接續的流程和方案規劃執行,就不容易偏離。

雖說業界在推動專案時,因為背離原始目的,反而大有斬獲的案例並不少見,

就像作戰時誤跑陣地,竟然俘虜敵軍指揮官,這畢竟是特例,只能說慶幸而不是好運。

在專案計畫執行過程,也怕僵硬不懂得應變。韓非子有篇「鄭人買履」的故事:

鄭國人拿尺量完了腳(可能想託人買鞋子),

仍親自到市集買鞋,鞋子拿到了,卻告訴賣鞋的人說:

忘記帶鞋子的尺碼,於是趕回家拿,一來一往,市集已經散了。

有人問他:為什麼不直接當場試穿?

他說:「我寧可相信量好的尺碼,也不相信自己的腳!」

又如某個人趕了一群豬要到市場賣,在路上遇到想要買豬的人,

卻告訴對方說:要趕到市場,所以沒空在這裡賣豬。

鞋子有沒有買成,或是豬在哪裡賣,對於買鞋子和賣豬的人,

可能不是絕對的大事,不過錯過一定可以完成和可能成交的機會,

對專案管理者來說,就是件大事,二者之所以會產生令人錯愕的結果,

都是為了忘了原始目的和缺乏變化。

因為專案成功或失敗,受到內外部影響因素頗多,如

市場、技術、流程、資源、協力者、政策等等,

在實施前應盡可能逐一思考齊備,且要考量未來的擴充性和可行性,

既要守住原則,也要因事因地制宜,當發生變數時,

才能透過配套措施,保持彈性和降低傷害。

不少專案在剛開始執行時,戰鼓咚咚、鬥志高昂,

一旦遭遇瓶頸不易突破,就諸多藉口、退縮放棄。好比買了雙新鞋子,

剛穿的時候都會小心翼翼;偶一不小心弄髒了,就隨意穿踢踩碰,

不到數周或數月,新鞋就變成爛鞋,最後只能丟進垃圾桶,

如果是這樣的結果,倒不如穿舊鞋。

俗語說:三思方舉步,百折不回頭;

專案執行往往不是一個月或兩個月,只要撐過就算,

到了後續階段,恆心和毅力就成為最重要的議題。

經濟部長杜紫軍認為,政府做為服務業,若要別人看得到也聽得到,就必須用他們的方法去做。
圖/經濟日報提供
太陽花學運後,包括經濟部等各部會密集推出符合時下青年口味的年輕化文案,並在各部會中率先成立「新媒體中心」。經濟部長杜紫軍表示,年輕化文宣只能單點式說明,不能做系統性的闡述,坦白說不是經濟部喜歡的,「但客戶就是要這樣的東西,我們就要想辦法做到這樣的產品。」
杜紫軍是少數樂於接受改變的公務員,他認為這與自己公務生涯頻換單位有關,每換個工作,就樂意從頭學習,習慣接受新挑戰,學習新東西。
勇於接受改變
他先後在智慧局、標檢局、工業局、中小企業處、經建會、商業司、技術處歷練,後升任常務次長、政務次長,近日在前部長張家祝力薦下,升任經濟部長。張家祝稱,一直就非常注意觀察「杜次長」的點點滴滴,覺得他非常適任部長。
敢於接受改變的杜紫軍,完全符合當下年輕人求新、求變,且需要被重視的TONE調。
他認為,政府從學運獲得最大的收獲就是「政府不是官,政府是最大的服務業」,要針對不同客群、不同需求、提供不同服務。
杜紫軍打算把民營企業的管理風格、經營理念,注入老邁且沉重的公務體系,讓一隻原本不會跳舞的大象,全面「動起來」。
擴大服務客群
政府部會廣宣多角化、年輕化,也是一門溝通的藝術,因此成就,讓杜紫軍拿到公關基金會評選的2014年政府部門發言人「傑出發言人獎」。
為擴大「客戶群」,經濟部政策溝通從最早侷限在產業界,學運後新增了年輕族群;之前的國光石化案,則擴增了中南部鄉民。
他形容,過去的「老客戶」(產業)還在,現在只是多出了更多「新客戶」,包括鄉民、學生與年輕世代。
部會廣宣革新,分「內容」與「通路」兩塊。
國光石化面對鄉民對環保的擔憂,「內容」要簡單及使用閩南語,「通路」要透過地方電台;學運世代的年輕族群,「內容」要片段切割、單點式說明,「通路」則要透過社群網路。
杜紫軍說,經濟部過去只從這些社群裡蒐集情資,只是「觀看」,知道他們的想法,但沒有去「傳達」。現在透過這些管道,不只要關心他們,更要做意見交流。
「政府做為服務業,不能去批判年輕人溝通方式的對錯,而是今天所有的潮流就是這樣,若要別人看得到也聽得到,就必須用他們的方法去做。」他坦言,傳統公務員並不習慣如此操作,但要學習。
他也不諱言,前陣子的劍拔弩張,使得雙方有些忌憚。年輕人猜忌政府是否別有用心,只是為了說服、減少反對。
即便如此,他覺得文宣年輕化勢在必行。
內化年輕活力
經濟部最近嘗試做許多Q版文宣,首個產品是「何博士」,將最困難的核能知識簡單化,透過臉書傳送出去,考慮到中小學生可能不上網,還印了紙本宣傳冊。
何博士闡述的核能(能源)議題,只是經濟部眾多業務裡的一項,杜紫軍透露,接下來將推出的是陸韓FTA的影響。
但政府角色,依然讓Q版文宣受到一些限制,不能用KUSO、揶揄方式呈現;例如,何博士造型正經八百,呈現方式雖然輕鬆,但內容非常謹慎。
開發新人物時,也要顧及性別平等,但若人物為女性,人物年齡、身材胖瘦、衣服怎麼穿,就考量很久。因為要顧及不同民眾的觀感。
相較有些部會年輕化文宣「外包」給公關公司,杜紫軍希望經濟部要「內化」,年輕化文宣是由相對年輕、了解年輕人想法的部裡同仁自己做,而主管也要適時給一些彈性。
為何要內化而不是外包?
「因為公務員不能說一套、做一套,單靠外力來年輕化;只有自己人最了解自己的政策是什麼。」他表示,希望透過溝通,讓民眾感受到,經濟部不是硬梆梆的單位,而是多元化的單位。現階段要藉年輕化文宣,全力衝刺經濟部Facebook的粉絲數。

由富邦人壽主辦的「財富人生論壇」,除了分析經濟情勢,教民眾如何理財、累積財富外,也提倡品味生活的重要性,邀請台灣侍酒師協會(TSA)理事長楊子葆和台大人文社會高等研究院副院長林建甫討論葡萄酒文化與美學。

長期在法國求學、工作的楊子葆,對於法國人的品味與生活方式有極深刻體驗。他認為,有別於台灣人習慣追求標準答案,法國人更重視自我認識,透過不段嘗試找出屬於自己的特色。

他舉例,自己曾在法國購買衣服時,店員問他的並非尺寸、顏色,而是問顧客,想透過外套呈現怎樣的個人特色或優點,甚至是想修飾什麼缺點,讓他印象深刻。

楊子葆還以老婆訂製愛瑪仕皮包為例,透過專屬工匠,藉由不斷的嘗試布料、顏色與衣服搭配,最後才打造出獨一無二,專屬於顧客的皮包。

他認為,法國人從小教育著手,培養孩子由感官體驗美學,透過「更好的品味,品味更好的人生」。

林建甫則認為,人生沒有劇本可言,透過不斷的摸索、體驗人生大小事,才能讓生活閱歷更豐富,他認為,現在人太過依賴,智慧科技帶來的方便,但也花太多時間在網路虛擬世界,這樣是很可惜的,人生應該花更多時間體驗不同的文化與閱讀,寬闊自己的視野。

林建甫也跟現場聽眾分享自己獨到的品酒經驗,他說,喝葡萄酒時,啜吸到嘴裡時,酒液在口中的旋動,可讓味蕾充分感受葡萄酒的質感和神韻,且喝酒時,不要急著咽下葡萄酒,而是要含在口中讓味蕾充分體驗葡萄酒是柔和、圓潤、生硬粗糙或順暢。

提醒您 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找無看護:五年後老人恐病痛無人顧、病逝無人問
姜清凰╱北美智權報 編輯部
今天日期是 2014 . 9 . 2
國發會日前公布最新的人口推估報告,令人吃驚的是,八年後、也就是2022年台灣的人口就會開始負成長,年齡超過65歲以上的老年人口在2025年時將達20%,也就是每五人就有一人是65歲以上的長者。根據衛福部推估,需要依靠看護照顧的失能人口現在已達71萬,五年後將超過80萬人,這個數據在2030年時將成長突破120萬人!然而台灣的長期照顧最需要的看護體系根本沒有建立,現況是大量的依靠社福性外勞,人數高達21萬4362人。可是這個數字在2017年後,恐怕超過九成都會消失,因為主要外勞來源國宣誓在2017、2019年左右要停止輸出。五年後,台灣的老年人可能因為子女在中國工作、而沒有子女照顧,更可能有錢、連看護都找不到!
人口老化快速 長照人力需求迫在眉睫
根據國發會的人口推估,台灣社會將在2025年變成超高齡社會,65歲以上老年人的比例將達20%,在2022年的時候,台灣的人口就開始步入負成長,並且加快台灣人口老化、與少子化的過程。屆時許多後遺症都會在社會上陸續出現:如勞動人口減少、社會福利負擔加重、長期照顧人力不足等等問題。但根據衛福部的長照十年計畫,高達七百億的預算、建立的重心都放在資材跟管理、醫療人力上,最核心的看護照顧工作,計劃書上直接推給外勞,在計劃書內直接承認本國照顧人力因為薪資與工時等問題,所以培養不易、只能努力,同時也沒有提出確切的對策、只是口號式的說要讓時薪不得低於150元,這樣的作法等於是不面對根本問題、並把風險跟核心的關鍵都壓在家庭社福外勞身上。

資料來源:國發會
而最令人憂心的是,因為需要的體力與長時間的照護投入的關係,民眾對看護工作投入意願不高外,所以台灣一直都是大量的依靠社福外勞來擔任照顧老年人醫療的工作。根據勞動部的統計,目前台灣的社福外勞人數高達21萬4362人,未來這個數字的需求只會多、不會少,而其中有17萬1483人來自印尼,2萬2,935人來自菲律賓,1萬9270來自越南,674人來自泰國。可以看出,印尼的社福外勞佔比相當高,是台灣長期照顧的主力。一旦這些外籍人力短缺,衛福部所規劃的長照計畫如同空殼般,只剩下計劃本身而已。
國別
社福外勞人數
佔比
是否宣示停止輸出
印尼
171,483
80%
是,2017停止輸出家庭外勞
菲律賓
22,935
10.7%
是,宣示五年內緊縮家庭外勞
越南
19,270
9%
尚未
泰國
674
0.3%
已實質減少
總計
214,362
100%

製表整理:北美智權報                       資料來源:勞動部
外勞來源國經濟發展快速  九成社福外勞五年後輸入恐中斷
現下最大的危機是,台灣社福外勞的主要來源國,目前經濟都在快速發展中,五年前泰國因為本身的經濟成長快速、早已大量減少輸出勞工。而近年在中國工資不斷上漲的過程中,許多製造業、包括台商在內已將生產基地遷往越南、印尼、菲律賓等地。更重要的是,就在一般台灣民眾沒有注意到的時候,這些國家的所得與就業環境都快速的改善中,因此龐大的內需市場也引起許多國際企業的注意,連郭台銘都因為看好印尼的龐大市場,而決定前往印尼設手機廠,注意,郭董不是看上印尼的廉價勞動力,而是看上印尼未來龐大的內需市場潛力。換言之,這些跡象都提醒我們,這些國家的經濟改善比想像中快速,也因而印尼官方於去年宣示,要在2017年的時候停止輸出家庭類外勞,也就是我們的社福外勞。
除了印尼之外,菲律賓的經濟近年也在飛速成長,每年都成長亮眼,去年經濟成長率高達7.2%。過去,菲律賓的經濟結構要依靠龐大的百萬女傭大軍,但近年菲律賓發展本國的製造業、要轉變GDP結構。與國人過去對菲律賓又窮又黑的想像不同的是,近年外資瘋狂湧入菲律賓,HSBC更預測菲律賓未來會擠進全球前二十大經濟體,也因此,菲律賓政府也宣示在未來五年要逐步緊縮向海外輸出女傭,並期望達到停止女傭輸出的目標。

資料來源:彭博、蘋果日報

資料來源:HSBC
因此,可預見的是,五年後佔台灣高達九成以上的看護外勞人力會消失。甚至,如果越南經濟持續成長,連越南的來源都可能消失,台灣的長期照顧人力來源嚴重亮起紅燈!
可替代來源國越來越少 簽署協商卡關又遇各國爭搶
有沒有可替代的來源呢?現況看來,以東南亞各國發展的狀況,停止輸出家庭類外勞是遲早的事情,政府原有意往斯里蘭卡、寮國、緬甸、柬埔寨去思考,但一來各國政府與台灣協商進度落後、二來又有中國的杯葛、中國市場本身也有龐大的需求,三來文化差異與台灣更大,這也導致台灣政府遲遲找不到替代來源。屆時,一般民眾、即使是安養機構,恐怕也都不容易找到看護的人力。
找不到外籍看護,子女會照顧嗎?根據中國政府的統計,台灣在大陸的就業人口早已超過兩百萬人,基於薪資的顯著落差,許多人根本是回不了台灣工作,要特別返台照顧老年人,難度相當高。而台灣自己在少子化與年輕人低薪的雙重影響下,年輕人連照顧自己都有問題,遑論要照顧父母。看護的工作幾乎是辛苦的全天候跟著老人家,年輕人狂加班賺取薪資都沒時間了,哪來的時間照顧老人家呢?
台灣的老年危機迫在眉睫,八年後就要發生的危機,建立人力訓練與長照系統也不是短短數年就可完成,這麼緊急的事情,相關法令與政策都還在紙上談兵,令人匪夷所思。
政府應該怎麼做?
長照體系依靠外勞終非可靠 建立本國長照產業才是正辦
依靠外國的勞動力來源,終究不是一件可靠的作法,畢竟在全球化下,新興國家經濟漸次改善,降低輸出勞動力是難以避免的趨勢。此外,一直依靠外勞、拉低本國看護薪資、也使得這個產業無法真的健全。真正的解方還是要培養出本國自己的長期照顧產業,培養相關人力才有辦法徹底解決這個問題。
國人之所以不願意投入長期照顧工作的原因,就是因為工時長,現況依靠外籍看護照顧的失能人口,外籍看護的工時常常達十六~十八小時,即使一個月五萬、換算成時薪後,就讓許多人打退堂鼓,而根據衛福部現下的規劃,要照顧人力時薪不得低於150元,對一般人而言誘因根本有限,畢竟台灣現在最低時薪為115元,超過八小時開始、加班兩小時內多1/3、也要153元,再超過的部分、多2/3、時薪更高達191元,因此相較之下,看護的工作又累、薪水又沒高多少,想當然爾願意從事的民眾當然很有限。
因此,大幅拉高照顧服務員的工資、合理化工時與輪班制,並透過長期照顧險的設計、提供照顧服務產業資本的誘因、讓民間去發展長照產業、讓民間照顧服務產業為了營利、去培訓照顧人力,才是根本正辦的解決方式。由政府出面培訓人力,不但徒然消耗國家預算,培訓出來的人才也未必符合現實的需求。
台灣的長照問題是無法迴避的老年危機,政府應趕緊加快步調因應,無論是法令或實際的施政,若不趕緊落實,恐怕未來老人家在家中「病痛無人顧、病逝無人問」的問題會層出不窮。